軍犬 – 127♀

◎夏慕聰

晚上聚會前,我帶著小望先去dt家的院子犬調玩樂,訓練主犬默契,讓許多的動作反應要求,牠在我的一個暗示或一個手勢亦或一個出聲中便知道,進而作出對應動作。朝夕相處的主犬應該最快達到,但相處久的主犬都是能做到的。犬調是一個需要日積月累的調教,無法一蹴可及。換一個主人換一隻犬,所有的功課就要重來。相隔時日的調教,可能一切又要再適應。默契是一種很玄的東西。

白家聚會從龍宮移回阿糸先生家是暑假的事,這個夏天結束,白路便升大二了。學校的SM禁羈社團原本希望白路白女皇能夠接任社長一職,但是白路拒絕,她覺得她應該直接是顧問,社長一職她讓給了一個大三學長。說讓,不如說是這個白路白女皇指派。白路她說學長雖然一副S,強攻模樣,但只是沒遇到氣勢比他強的人,言下之意是她能掌控他。這個學長是白路跑去同志社團插花認識的,她原本以為去同志社團,可以認識學校內其他的拉子,去了幾次發現絕大部分都是男同志,她便意興闌珊了。她氣焰太強了,出櫃跟吃飯喝水呼吸空氣一樣,陌生人是不太敢靠近的。聽說她在學期末跑去參加了性/別方面的研究所研討會,分享她的女王之路。

「玩SM的拉子都是私底下玩的啦,哪有像你這樣大赤赤的這麼公開跟高調——」剛進到新改裝完成的阿糸先生家,便聽到她跟一個人在露台上邊抽菸邊喝酒的高談闊論暢聊著。滿屋的陌生面孔,如果不是看到小月,我還真以為走錯間了。我先去了露台要好好糗/誇獎一下白路,竟然可以帶這麼多陌生人來家裏。「你也太誇張了——」白路看到我,馬上先奉了菸,幫我介紹著旁邊的這位。「這位是小晶,她在SMART上的ID是kirakiraakira。這位是小衷衷女王,她是SMART的管理員。」白路說著,我馬上添補了「之一」管理員之一。我們聊起了即將舉辦的訓犬區版主表演,小荼覺得這個傳統不能廢,沒有這個儀式就把我掛上訓犬區版主,有點名不正言不順。我們說話時,我正面看著小晶,我才發現眼前的女生,她竟然頂著大光頭,誇張的龐克耳環,波希米亞風的露肩吊帶裙,一副酷酷模樣。白路去D Rednammoc玩樂時,在那邊的菸場認識的。同校美術系的學生。「哇,你好酷喔,竟然剃了光頭。」我稱讚著。她則是摸著自己的後腦勺,笑著自己一時腦袋不知道怎麼想的,就剃了個大光頭。「這樣是不是很符合ki ra ki ra——」她自己說完便豪爽的菸嗓大笑。「小衷,你抽完這根菸,我帶你走一圈看看阿糸阿母家改裝後的模樣。」

阿糸先生家的改變,光是從大門進來便已經可以感受到,自動感應照明還有門檻的消失。客廳到露台,一路暢行無阻。客廳到浴室廁所也是。阿糸先生打掉了那間調教室,增加了浴室的空間。她跟白路的房間不動。「現在就高齡化社會啊,阿母是提早為她自己準備。我只是提醒她有這樣的需求。身障者又是SMer的人以後一定會愈來愈多的。我們走在這麼前面,一定要為未來的人著想。」白路義正嚴詞地說。我忍不住提醒她,她都還沒過二十五歲,怎麼口吻像是一位老太太,太早老起來放不太好吧。浴室面積增加,是為了把乾濕調教分離,不會有大量液體的,去自己房間玩。會有水或大量液體的去浴室。我們站在浴室門口,門正鎖著。白路敲了門,問著裏頭的人狀況。裏面傳出一個像是小女生稚嫩的聲音說著她還沒使用好。「カラス(KARAS)還在用,我等會幫你跟她介紹。她好有趣,我超喜歡打她屁股的。超會叫的。叫得我好興奮。」白路興奮地握了拳。

「那⋯⋯你那位身障的朋友⋯⋯她今天有來嗎?」我問。白路搖頭:「嘿嘿她今天剛好不會來,下次下次,我下次再介紹小紫給你認識。」

那個白路口中的カラス步出浴室,一身蘿莉洋娃娃裝扮,她的身高算高的了,她低著頭,有些彆扭害羞的,踩著白色絲襪的腳走到白路身旁。白路指著我身旁双膝跪著的小望,她便知道意思的,跪在坐著矮凳的白路旁,頭埋進白路双腿之間。「毛毛有沒有剃乾淨? 乖女孩怎麼可以下面這麼多毛,這樣不可以喔。」白路語畢一掌摑在她的屁股上。她唉了聲。那呻吟聲,真的是會讓許多人有反應的聲音。連小望都忍不住地抬頭看著カラス。看到カラス的臉龐時,我有些覺得似曾相識,不知道在哪見過,一時想不起來。「來,我檢查一下你有沒有確實把毛毛剃乾淨。」白路伸向她的陰部,她害羞想阻擋,卻被白路打了手背。「嗯還滿光滑的,這才是乖女孩。good girl——」白路將她抱上自己大腿,讓她趴著,掀起了裙擺,便脫下她的小蕾絲白內褲。她伸手想要擋,卻被白路拍掉。光著屁股的她羞怯的將頭埋得更低。「棉棉有塞好嘛?我檢查。」白路拉了拉她在肛門口留出的棉線。原本以為是白路要公開調教月經中的カラス。月經中被調教會不會不太舒服啊。可是衛生棉條塞在肛門內,嗯,有點怪異,カラス不是月經來了。在場的大家都看見了她的裸臀。她的臀型与脂肪分佈,讓我覺得她不像一般的女生。看過這麼多運動型的女性屁股,她的臀型真的比較男性化一點。白路開始用手掌拍打著カラス的屁股。聽打在臀肉上的聲音,白路沒有很大力,可是カラス的反應很大,感覺非常怕痛。カラス的叫聲,根本就是A片裏女優的呻吟聲,真的很會叫。難怪白路大力稱讚著。白路一聲聲的カラス,讓我忍不住地問著小月カラス是什麼意思。

小月正要說話時,剛好小湯帶著小翩跟阿犄來。旁人幫忙去開門,カラス跟我對上了眼,我敢確定我看過這張臉,那眼睛那臉龐⋯⋯當小月說「日語烏鴉的意思」。烏鴉⋯⋯

「小烏。」我驚呼了。我的訝異似乎讓她錯愕了。她突然出現了介於男性与女性中間的音調,說著學姊,認出我來。這真是一場尷尬的相認——

我們在露台上,她(還是要稱他?)開口用著我以前聽過的偏男性聲調說著:「小衷學姊⋯⋯不好意思讓你知道了⋯⋯我知道你跟小敏學姊很要好,可以不要讓小敏學姊知道嘛⋯⋯」

白路一屁股坐在她身旁,勾著她的肩膀,「小衷,原來カラス是你以前部隊的學妹啊。」我有點尷尬的,對於稱謂上的轉換一時無法適應,但我可以的。「嗯,對,學妹。只是我沒有想過她是學妹⋯⋯不好意思,沒有察覺⋯⋯」カラス說她是在跟小孉短暫的交往或該稱來往,上了床做了愛後,她才明白她是想要當小孉的那個角色,她應該是女生的那個角色。「女性覺醒。」白路握拳正言著,然後掏了根菸點燃。カラス是請示過白路能否抽菸,才點了自己口中的那根。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啊。小敏在電話裏跟我八卦你們的事情,我只覺得怎麼結束得這麼快,是哪裏出問題了。原來如此。」我講起了跟小敏小誠三人組的事,所以她跟小孉是小敏特別挑過的,只是她沒有得到她想要的。不介意的話,可以讓小敏知道。她比カラス想的還開明先進很多。カラス說讓她再想想。真是辛苦她了,在男人環伺陽剛的部隊裏,覺醒自己應該是個女人,靈魂被禁錮在一副男人的身體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