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 – 128♀

◎夏慕聰

SMART Live經過測試期,上線時間由回國的小荼拍板定案,十月正式上線。為了繞過各平台的色情檢察機制,我們採取了由SMART內部鏈結,引導使用者下載。安裝及使用說明,圖文並茂的方式,讓使用者知曉。上線後的流量在預估範圍內,除了原先SMART使用者外,意外地增加了許多拍攝色情影片的創作者將這個當成影音平台。抖內或月付機制等金流模式,SMART Live也有設置。小荼希望做一個大型一點的直播,當作壓力極限挑戰。她選擇了訓犬區版主表演,當作這兩個平台的合作測試。而這個訓犬區版主表演的重責大任便落在我身上。因為我想要那個身分,我是不會讓給任何人的。

留了長髮的我,終於在「緊急集合!禁羈日:訓犬區新任版主?」前一週的週間,找了小翩燙頭髮。花了幾乎一天的時間,把我的直髮燙成了容易整理的大澎頭,現在我也頂著一個「黑色太陽」。這副頭花了小翩好大的力氣,當日工作室內的髮捲全在我的頭上。我的腦袋有千斤之重,小翩說我的責任多重大,感覺到了吧。我在整面鏡子的牆前,甩動肢體,甩著頭髮,熟悉的人影彷彿就在眼前,我的興奮喜悅,收拾工作室的小翩說著:「你現在根本就是小dt了吧——」

這日,我着著白色褲裝,踩著魔鬼高跟鞋,披上小水的皮革軍裝外套,還沒抓頭髮畫完妝,氣勢便已經有七八十分了。從龍宮出發去Museum S前,龍哥頻頻說著他為我傾倒,好帥好酷。他的讚美之詞我都收下了。在小甜跟小翩的妝髮後,氣場爆表。小望在我面前愣著發呆,像是從沒看過我這副模樣。盛裝出席的白路白女皇開玩笑地咬牙切齒說著自己輸了,她摸著我抓完酷髮後的髮尾,「你還真是傳承了帝姨——」我從椅子上站起,穿著高跟鞋的我更是高著白路白女皇一兩個頭。「穿著高跟鞋的女王太變態了。」白路白女皇嘟嘴說著。她在白路白女皇登基大典後,開始練習著穿高跟鞋走路,只是這件事情,她一直覺得自己被虐待,三分鐘熱度似的,沒幾個月便愈來愈不想穿了。比起穿高跟鞋,SM調教項目的技藝,她更感興趣。所以穿高跟鞋走路,白路始終練不起來。

離開小房間,下到Museum S地下室,牽著赤身裸體的guga,來到這個預定的表演現場。我不免有些緊張,但精神抖擻著如出陣上戰場的將軍。之前我已經不斷地詢問著小荼關於表演,到底要做什麼,她總說不用緊張,這個不需要事前準備,主要是看臨場反應,大家要看到真實的模樣。我都忍不住納悶著難道不擔心我現場愣在那邊不知所措。欸可是要直播,不只是現場的來賓還有網路上無遠弗屆的觀眾。遠在德國的她們可是會在線上的,完全是在看我出糗吧。小荼說我不用擔心,dt曾經帶著我做過一樣的演出,這更讓我困惑了。記憶隨著時間淡去,我已經不復記憶。我緊張但不能流露出來,guga會察覺的。牠是聽從我的指示的,我不能自己先亂了陣腳。

現場的直播設備已經在工作室的同事準備下架設完成,正在做著線上測試,這也是SMART Live的壓力測驗,伺服器是否能應付著巨大的網路流量。環伺在場來賓,一些熟悉的面容,小水帶著她的狗,小令小幸都來了。我忍不住地過去跟她們聊著減緩緊張。「怎麼會有空來?你們不開店?」我問。前幾日帶小望去除毛時,我還特別詢問她們會來嘛,她們還說不會。小令拿著手機:「我們現在有店員顧店,不過我得隨時注意著手機,如果有緊急狀況,還是得立刻回店裏。這場盛宴沒理由缺席。」訓犬區很久沒有辦趴了,白路白女皇一語成讖,真的在她成年之前,完全沒有舉辦過任何一場。訓犬界主人或狗狗狗奴這一梯又跟上一梯一樣是相隔多年。Museum S現在是擠得水瀉不通,即使有SMART Live可以觀看直播,但許多人還是想來現場,感受氣氛。SMART Live的流量還沒爆,倒是Museum S先爆了。門口的人員已經跟龍哥報備太多人在外面排隊想要進場,而場內已經感覺冷氣不夠強,走路摩肩接踵,要管制入場人數,不能再放人了。

龍哥讓出了主持人的位子,交給小荼擔任今日的主持人兼司儀,他對她說趕緊讓表演進行,結束人潮才會散,現在Museum S完全快頂不住了。小荼接過麥克風,便來了一段開場白,吸引著大家注目。她邊說邊拿著耳塞來到guga面前,蹲下將牠的聽覺蒙蔽。guga的臉上貼著防蔽干擾的紋路,在鏡頭螢幕前,很自然的會產生網花如打了馬賽克的效果。而我早就沒有身分上出櫃的困擾,再加上化妝,能認出我的,大概也只有熟稔的朋友。小荼用著麥克風講了些話,確認了guga確實聽不到任何聲音,她才繼續向眾人解說著調教項目。眾人議論紛紛。guga牠知道嗎?牠能表現出來嗎?揣測質疑看輕等等喧嘩詭譎的氣氛,著實讓聽不到任何聲音的牠不安。我站在gagu面前彎著腰,撫摸著牠安撫牠的情緒。牠顫抖慌張著。「別緊張,跟著我。」我說完,立即被小荼警告。「小衷,你不可以用唇語告訴牠你們即將要進行的項目。」

我自己聽完小荼指定的項目,內心不慌張,我能做到的,即使不說話,我也可以正確下達指令。因為我對guga的人型犬調教是扎扎實實的。我只是沒有在guga完全聽不到的情況下施展過。我仰頭深呼吸一大口。注意到了天井上一樓的欄杆處也圍滿了觀眾。「新任訓犬區版主是不是陷入困境了。」小荼說完,我青了她一眼。但她仍然忠實地當個稱職的主持人繼續說著:「我們訓犬區的版主是不是陷入膠著狀態?」在小荼的聲音中,我的記憶帶得好遠好遠,dt帶著軍犬站在眾人面前,那場趴體,那裏夾雜著海水的空氣像是充斥著Museum S。

我走到白路白女皇面前,guga便跟著。「白路白女皇,得罪了,我要借你當陌生人了——」我再帶著gagu走回了地下室吊點處。眾人抱著納悶的情緒,看著我要做什麼。一旁的龍哥忽然喊著:「小衷加油!guga加油——」

如果只是讓狗狗生氣發怒呲牙裂嘴,那真的太簡單了。我早就將這項化在我的調教中了。我弓起手,將左手握拳放在右胸口,然後再筆直著伸出左手臂,食指指向權充陌生人的白路白女皇。在我腳邊的guga早已隨著我的動作,呈現攻擊狀態,發出嘶吼兇猛聲音。白路白女皇面露驚恐模樣,她沒有想到我只是這樣的動作簡單的手勢,guga就已經跟我同調率了。再做一次同樣的動作与手勢,我跟guga完全不需要語言,牠便已經跳躍奔跑撲向白路白女皇。穿著魔鬼高跟鞋的我,快速的在牠對白路白女皇張牙舞爪攻擊前,來到她們之間,抱住guga,阻止了牠攻擊陌生人目標的白路白女皇。

眾人如幻似夢地觀看了這一切,靜默而後歡聲雷動,熱烈鼓掌著。那些竊竊私語說著揣問眼前的人是不是dt、guga跳躍奔跑瞬間,她真的看到了一隻狗的模樣。那些雞皮疙瘩都起來的,交頭接耳的議論⋯⋯⋯⋯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