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犬II – 11

◎夏慕聰

11
我對於主人遲遲不肯正式調教有所不滿,戴著cb壓抑著性慾的我幾乎要爆炸了。我不知道主人為何如此執著於狗一定要戴cb,既然要我戴為什麼又不趕快調教,憋得我快死了。
「我是認真覺得狗鎖著好,從幼犬開始就鎖著!從肉體到精神,一一被我控制住!」
「可是主人,我快爆炸了!」
「嗯?『我』,看來你已經到了亂說話的地步了。憋不住,你就屁股自慰吧!」是主人冷淡的回覆。
「我不要屁股自慰!」主人哼的嚴厲,我便知我說錯話了!在主人面前使用「我」主詞,十下打屁股。累積次數已經到了五十下。
放下手機,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走到今日這地步。一開始為SM着迷,為主奴之間忠誠感到佩服,讓自己投身其中。也許我應該只為了爽玩SM,不用搞得很複雜,才不會變成今日營區裏眾多男人在我面前立正敬禮喊著訓練官,而在迷彩服底下的我卻是一隻接受主人種種命令調教的狗,褲襠裏頭拴住慾念的cb時時刻刻折磨著我。該放棄呢,或者像一隻驕傲向主人盡忠的狗。
「屁股太緊的話,會沒辦法放尾巴的!」主人的話還猶如在耳。「一隻公狗的屁股是不能自閉的。除了放尾巴以外,還要能取悅主人。」想到自己的屁股將要放進尾巴和主人的屌,心情變複雜了起來。沒有一隻狗是沒有尾巴的,沒有一隻公狗拒絕尾巴,沒有一個男人想要成為人型犬卻放棄自己擁有尾巴。能夠大聲說出自己是一隻沒有尾巴的公狗嗎?
洗澡洗屁股,刻意將手指頭在肛門口畫圈畫圈,總差臨門一指,無法下定決心。一個男人想當一隻公狗,一隻公狗就要有尾巴。我要尾巴,我要有自己的尾巴。所以我要讓尾巴在屁股上。腦袋裏是主人那句「你不想要尾巴隨著你行走時驕傲地搖晃麼?」深呼吸後,手指頭突破括約肌往自己體內伸。異物感排便感羞恥感蜂擁而上,cb上的鎖頭敲啊敲地。
手指伸到底卡住以後,我已滿身大汗。
好想跟主人報告本日的努力。
想到這,下體忽然一緊,小頭已經將cb殼塞滿。
這樣的精神束縛讓我徹底改變。
好想手指就此抽出來,更換插在屁股裏頭的物品。
好想要就是那一根狗尾巴。

鳳凰會 §50 第二部完

◎夏慕聰
 
  
§50
 
越過黑暗裏混亂莽撞的人山人海,凰女王帶了我們來到飯店。裏頭的不斷電系統讓飯店仍維持著照明等電力系統。飯店大廳的人們因為有光已鎮靜不少雖然還有些驚慌未定。進了電梯,凰女王顫抖的手指頭按下了最上面的按鈕,我們來到最高的樓層。總管在電梯口迎接我們,而我看見早先到達的李國儀。我們沒有寒暄,沒有被邀請進房間,面面相覷。而總管馬上說了:「你們跟我來。」
隨著總管推開樓梯間的大門,我們走上飯店頂樓,才推開厚重的樓門,不知道為什麼被請來這裏,便聽見鳳女王的聲音。「你們來了。」
鳳女王身着赤焰艷紅華麗雕鳳刺凰的衣袍,站在樓頂高起的塔之上,整個人就站在月亮前面。沒有光害的黑暗城市,華袍反射著月光,繁星點點如羣臣。我們都忘了這座城市是看得到星空的。
「接下來即將發生的事情,李國儀你要怎麼紀錄拍照錄影印刷報導傳播,我都沒有意見。」鳳女王停頓而後手中出現物品。「牛皮紙袋裏是梁會秦你以前被調教的照片光碟。你們的隱私,你們自己決定。如果你覺得正義是將這一切公諸於世,就請自便。」鳳女王語畢,便將手中的牛皮紙袋往下拋。我跟李國儀煞紅了眼,伸手搶奪,扭打在地,而沒有人要出手相助或阻止,他們當起觀眾,看我們終將像野獸蠻橫搏鬥。

獨自站於高處的鳳女王仰望月球,凝視夜空,撥開雲穿透霧,直通大宇宙。「修二君,我覺得很幸福了。」鳳女王伸出手張開手掌,好像什麼墜落在她的掌心。是雨或眼淚。
凰女王忽然喊破了寂靜,劃開了時間間隙,懂了什麼似的:「姊姊,你不要做傻事啊!」
「我這一生已經很滿足了。夠了。」
鳳女王的夠了是指⋯⋯
我和李國儀停下鬥毆,趁著他注意鳳女王,我把他推倒,搶走牛皮紙袋,隱私是隱私,和正義無關,憑什麼要我犧牲隱私,踢爆鳳女王打擊織田壓制皇一集團成就雜誌銷售。
「我想要擁有決定自己生命的權力。我想要擁有改變未來的能力⋯⋯這時刻是決定未來的關鍵,是我僅有的預知能力⋯⋯我把自己當成獻給未來的祭品。」鳳女王此刻每個舉動都牽動著在場人的一顰一息。她說的話,每個字我都聽懂記得,字組成了句子卻有如外星語讓我不清不楚,讓我跟平凡的塵埃一般。
「凰凰,你會孕育出我們渴望的未來的!阿忠,凰凰就拜託你了⋯⋯」鳳女王俯瞰著總管:「幫助凰女王,她就是我了。」
鳳女王笑了,像是人們依賴著月亮般的容顏。
「生往死去,生往死去⋯⋯」風吹起,鳳女王的長髮如鳳凰展翅般翩翩起舞。「生往死去啊,凰凰!」
「生往死去,可以死裏求生的,姊姊。可以的!」
「我希望未來像我們這樣的人再也不用受到壓迫。自由自在地活著。」
鳳女王舞空,空氣都被帶走,遠處天与地交際一瞬閃光,爆炸猶如鳳凰覺醒昂首,揮動起覆蓋整座天際的羽翼。
她一躍,是鳳凰撲向死亡之火。
漫天降下鳳凰羽毛。
 
  
 
 
 
§

 
 
 
 
鳳凰會第二部 完
 
 
 
 
 
§
 
 
 
 
 
為了鳳女王的願望,鳳凰會第三部即將超展開!
 
 
 
 
 

鳳凰會 §49

◎夏慕聰
 
  
§49
 
雖然有些不好意思,可是皮癢心癢時,還是想要找鳳女王調教虐待。打電話給總管,想要預約調教,才知道鳳女王暫時停止執業。連日來各界透過許多管道甚至買通了曾經接受過調教的M男們,企圖偷拍鳳女王調教的畫面。是一個逃不過良心譴責的男奴跪在鳳女王面前坦誠一切,他們才知道的。信任這麼渺小脆弱。鳳女王已經知道自己曝光的危機迫在眉梢了。
而我竟然意外接到凰女王的邀約。騷癢難耐,我渴望一場女王調教。我以為凰女王是想要續舊情,我會擺出低姿態,就算假裝也要裝得出來。如果我表現得M一些,有些臣服者低姿態,奴一點,也許忽然勾起凰女王這麼S的人心裏的癮,於是有一場精彩激情的調教。只是咖啡店裏的凰女王一坐下來,便開門見山地對我說。「你們不要太過分了!」
「鳳女王調教被偷拍的事情,我並不知情。李國儀要幹什麼事,並不會都告訴我。又不是我去找鳳女王調教的!」
「你跟那個叫李國儀的記者狼狽為奸,不要以為我不知道。」
「凰凰,這件事情真的跟我沒有關係⋯⋯」的確如此,即便鳳女王只是我對付織田的跳板,看在主奴愉虐份上,我也不想傷害鳳女王,但偷拍確確實實与我無關。
在我与凰女王兩人肝火即動,原本明亮的店內忽然燈具全熄滅,整室的人們張望著發生什麼事。是有驚喜隔壁桌慶生,抑或前面与凰女王的爭執只是公開調教前的開胃菜,或者只是單純的停電⋯⋯外面的馬路開始喧嘩起來,街上路燈也通通黑鴉鴉的。室內沒有空調,讓人忽然悶熱了起來,受不了的已經結帳往室外移動。室外的溫度讓人燥熱。馬路上紛紛有車輛察覺異狀靠邊停,除了車燈外,陸續有了些使用照明設備的人,有人滑起手機,想知道出了什麼事情。壅塞了的人們議論紛紛起停電原因,謠言四起,甚至連是不是核電廠爆炸都有人提起。
人心慌慌,眼前跌倒的小姐,讓我伸出手想牽起凰。凰甩開了我的手,她是根本沒注意到我的手我的心我的關切,她掏出手機撥給的對象才是她的心之所向。
失去訊號的城市,握在手中的機器成為廢鐵。周圍倉惶失措地尋找彼此的戀人們在一片漆黑的城市,是現代災禍的逃難片。
戀人們擁抱以為天下無敵再也沒有什麼克服不了的難關。
看見頭上包裹紗布的李軍忠趕到,在千萬人之中竟然能夠穿越人海緊緊擁抱住凰女王,心裏只有一切都毀滅吧,核電廠乾脆爆炸台湾整座島沉下去,你們就死死去好了。
「你跑出來的話,鳳姊那邊?」凰女王問。「鳳姊要我出來找你。總管已經接到李國儀了。」
「李國儀!」凰女王相當吃驚。「鳳姊找這個壞人做什麼!」
「鳳姊要我們把他帶到飯店!」李軍忠轉述鳳女王的話。
 
§
 
 

鳳凰會 §48

◎夏慕聰
 
  
§48
 
烽火連燒三日不絕。連落魄的王龍劍都被媒體打擾煩躁到在鏡頭前摔攝影機毆打頻頻逼問的記者。關於王鳳劍鳳女王的一切,像剝光一個女人身上的衣物,要她赤身裸體上街接受公審。大量的舊影片曝光,國手的王鳳劍畫面,為台灣拿下金牌的比賽畫面。清秀斯文的面孔,稍瘦結實高挑的身材,當時被稱為美少年吧。帶著憂愁的臉憂鬱的眼神,像是沒人懂他。過時的捲舌音報導,搭上鏡頭不時還帶到他的父親和兄長,他們為他加油的畫面。我覺得王鳳劍拋下一切實在太不應該了,現代不太捲舌的記者口吻說著可惜王鳳劍就忽然退役不再站上比賽舞台。他們重溫著王鳳劍的精彩絕技,當眨眼之間他將對手過肩摔時,我的胯下微微的興奮了。和鳳女王初相遇的那一技,我的背部隱隱作疼,響亮的聲音猶如在耳,原來我曾經享受過的名技是國手世界等級的啊。
嗜血的媒體們抓到了一個可以攻擊織田与皇一集團的機會,無不使勁全力,24小時駐守皇一集團大門,企圖跟監織田坐車,貼身跟拍,他們甚至期待著德意集團的馬守克出手相助。只要德意集團肯在這個關鍵時刻与皇一相競,織田內外受敵不死也半條命。
二三線的八卦雜誌刊出了國手退役後的王鳳劍變成鳳女王的報導,王鳳劍自小便喜歡穿女裝打扮成女孩,離家以後,私下開設以SM性虐待的應召站,許多知名檯面上的政商名流藝人歌手都是他服務的對象,他扮成女王服務這些跪在他面前充當性奴隸的客人。報導加油添醋附帶毫無關係不知道哪裡來的性虐照片,繪聲繪影的,看完也信了七八成。
神隱多日的鳳女王竟然被媒體找到了。躲在飯店數日的鳳女王被凰女王和李軍忠護著,從飯店大廳數台攝影機大批記者中,企圖走向停在門口的黑色保母車。SNG的新聞上,來自各個記者口中的詢問,戴著墨鏡的鳳女王不發一語。
「你跟皇一集團的織田目前是什麼關係?」
「你知道織田修二是已婚嗎?」
⋯⋯
對於記者的任何問題,鳳女王都沒有回話。他們寸步難行無法動彈。推擠之中一台攝影機往凰女王方向而去,「凰凰!」鳳女王試圖反過來護著保護她的凰女王。隨後便是鏡頭上的李軍忠頭部受創,滿臉是血。全場的記者都驚呆了。高壯的李軍忠在全部人不知所措之下,把鳳女王凰女王兩人推上保母車,用力拉上車門,獨自擋住媒體。活生生血淋淋的畫面毫無馬賽克的發送到了全台全世界。
那些滴在鏡頭上的血⋯⋯誘發了⋯⋯更多媒體⋯⋯更多企圖透過鳳女王挖掘哪些從政官員立委民代脫光光當性奴隸哪些男性唱跳歌手喜歡私下戴著項圈屁股塞上尾巴是一隻狗奴。
 
§

鳳凰會 §47

◎夏慕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47
  
氣急敗壞地打電話劈頭揍罵質問李國儀,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封面故事變成了織田跟鳳女王的不倫婚外情,而不是慘無人道的織田軍酷刑公開Spanking,話說到這裏我的兩塊臀肉還傳來陣陣呻吟疼痛。我的屁股不能白白被打的沒有公平正義,我是為了揭發黑幕才願意捨身被打,這樣我不就白白犧牲了。
「為什麼封面變成織田的婚外情?跟你說的完全不一樣,你在搞什麼?」
「我也不曉得織田會出這招。封面是被換掉的!織田拿他的婚外情跟公開Spanking交換!」
李國儀電話裏驚呼聲讓我怒罵他的情緒稍稍緩和,但還是不能原諒。「你們何時會揭露公開Spanking的事?」李國儀直接了當的拒絕,讓人覺得不可思議。「你也拒絕的太直接了吧!怎麼可以這樣?這樣我不就白白被打!」
「皇一集團是惡勢力,它不知不覺的滲透進來,這幾個月的廣告皇一集團逐月增加量,他掐住了週刊的經濟,如果我們報導了織田不接受的內容,我們會受到經濟制裁。而且⋯⋯而且織田目標已經瞄準了週刊的母公司,他有意買下。公司高層唯利是圖,考慮併入皇一,如果併購案吹了,我可能連工作都不保了。」
聽到李國儀的說詞,心火更大卻只能壓下。李國儀和公司高層有什麼不同呢,一樣是唯利是圖,就不能為了正義捨棄利益拒絕金錢嗎?我小心問著:「你真的不考慮刊出織田軍公開Spanking?」
「抱歉⋯⋯」他停頓。「我得趕去皇一集團緊急召開的記者會。」

皇一集團召開了記者會,由發言人針對週刊報導織田與鳳女王的約會偷拍發言。在電視機前的我竊笑,聽著發言人言不及意的說詞,就是可笑。偷吃就偷吃劈腿就劈腿,織田的言行舉止,一個集團的CEO怎麼可能與大眾無關,可恥。發言人根本是魁儡,來宣旨的太監,織田自以為是皇帝,可以一手遮天,太可惡了。發言人完全不給媒體任何發問的時間,一副念完準備下台。在他轉身準備離開發言台,忽有宏亮的聲音穿越時間空間而來。
「請問W小姐是是前國手王鳳劍嗎?」這一句引發了騷動。似乎有人知道王鳳劍這個名字!
「王鳳劍,是那個王鳳劍?不是男的嗎?有變裝癖?」
「織田的口味真是特殊啊!一下子跟馬守克搞同性戀一下又跟王鳳劍搞變裝!」
「她是變性人嗎?完全看不出來是個男人!」⋯⋯
⋯⋯⋯⋯
⋯⋯
糟糕我笑了。如果織田是真愛著鳳女王,這把火就藉著鳳女王燒向織田,他一定會感到疼痛!如果織田是假愛著鳳女王,她也會認清楚織田的真面目。我真的糟糕笑了。
  
§
  
  

鳳凰會 §46

◎夏慕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46

癲屁股無意識顫抖,哀嚎聲還迴盪著,人死前會看見自己最後的模樣,浮在半空中,俯瞰自己被打,赤屁股,雙腿之間濕潤,溢出勾絲的透明液體,臀肉帶來的痛楚竟逼近高潮雄偉之點,我不要這樣,我不要自己身體這麼的下賤。可是我忍不住,這麼卑賤這麼低下。射出前,擺在圓桌上的雙手拉起內褲,讓羞辱留在褲襠內。小陳因為我的雙手移位而停下空中揮動的手。這樣算不算製造Spanking的意外,應該對於踢爆殘酷私刑的報導有加分作用吧!精液味道在空氣中蔓延開來之前,大家已經驚呼不已,因為血腥味道已經散開。大家議論起了小陳,他又把別人的屁股打得皮開肉綻血光四射,他的部屬跟接受鞭刑國家的受罰人沒什麼不同,他不怕失業了可以去那邊找工作,台灣竟然還私下存有跟鞭刑一樣厲害的處罰,那些不乖的不受控制的不聽命的人們應該要送來這裏打一打。
血屁股有知覺疼痛,呻吟聲仍穿透著,我及那些受罰者的磨牙撕痛。這一切多麼不自然。在製造排比与競爭時,就已經違反人性。
公開Spanking的時間結束,織田軍整個散開,各忙各的,宛如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那些慘無人道的事全在那些受罰人的西裝褲底下,只有我們這些受苦受難不良於行的人,用自己肉身體會。各組的主管交辦了其他人事項後,分別照料起自己的組員。小陳假惺惺的好心令人作噁。寸步難行的我推開了一旁企圖攙扶的他。他霸王般的硬把我的手臂勾在他肩膀上,他的毛手貼上我的身體,誰要跟另外一個男性如此靠近,他不是我的麻吉,不可以這麼靠近我。
辦公室外走道盡頭的織田似乎正跟外賓說話。當他身邊的西裝男仕轉身和我四眼相對時,狼狽的我竟然這樣在馬守克面前。是西裝褲底下有男性貞操帶可恥或是西裝褲底下的屁股皮開肉綻血崩羞辱呢,每走一步,我都可以感覺內褲外褲兩層布摩擦著傷口,疼痛与羞恥並上心腦。織田不知道跟馬守克說些什麼,他們動的嘴巴,我覺得每字每句都在說著跟我有關。我痛恨這一切,心底摧毀一切的慾望更加強烈,臀肉滲染的熱血撲灑在織田軍毀滅之路之上。

趴在自己的床上,接到李國儀的電話,他說幹得太好了,即將出版的週刊相當精彩,讓他熱血沸騰。聽到他這麼說我也欣慰不少,這屁股犧牲得相當值得。我準備在今日清晨上架的週刊封面上看到織田軍酷刑公開Spanking揭露。心情雀躍不已,就跟那夜迎來馬守克身穿貞操帶的封面一樣。我忍不住再把那期拿出來翻閱享受。我多麼期待,白日新聞上會用多麼驚恐聳動的方式處理織田軍的公開Spanking呢,多少麥克風即將堵到織田面前,我多麼想看到那張驕傲不可一世的臉跨下來,看他在眾家電視台裏狼狽模樣。我一定會把所有畫面儲存起來,時不時拿出來狂笑一番。
我忍著疼痛,連依伊勸說都不聽也不想讓她幫我跑一趟便利商店。
這個榮耀的時刻,我要盡情享受,我要在第一時間大聲恥笑織田跟他的可惡可笑的軍隊。

就在便利商店結帳櫃檯堆放著一整疊的週刊,封面比我想像的更讓我大吃一驚。
可惡,為什麼不是織田軍酷刑公開Spanking揭露!
可惡,為什麼是皇一集團總裁織田不倫戀婚外情曝光!
可惡,為什麼織田跟鳳女王兩人的約會偷拍照登上封面!
 
§
 

鳳凰會 §45

◎夏慕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45

殲滅織田軍計畫才開始。打聽了公開Spanking的細節,我就想逃跑。公開Spanking根本是現代私刑!幹!工作還要算績效,績效還要排比,排在後面的人要公開Spanking,這是怎樣的組織,要將人逼成何種模樣!小陳私下通知我將在月會上遭遇,我便決定離開織田軍。無論脫褲露臀或公開Spanking,都是極為羞辱人的,我是來工作不是來玩SM的,何況這種非本人意願、樂意的體虐。
我知道離開織田軍,殲滅這件事我也跟著退出。還沒毀了織田,我的屁股就開花了,這怎麼可以。李國儀既然神通廣大,他應該有辦法再找人。我不知道李國儀怎麼知道我打退堂鼓的念頭,他彷彿我肚子裏的蛔蟲,他約我私下會晤,勸我打消辭職的念頭。
我被李國儀勸退了。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疼其體膚,痛乏其身,屬於我的重則大任,我是不能逃避的!神是不會讓我躲開的。
為了徹底摧毀織田軍,皮肉痛我得忍過去。我再三地詢問李國儀這個計畫的成功率,他只回他先前已經安排了臥底進去織田軍,只是人數不夠多,無法將公開Spanking的情況偷拍出來揭發於世。李國儀說就差我了,他的臥底已經快撐不住,就差這麼一點點,現在是最靠近成功的機會,這次只要我能配合,一定可以變成精彩的報導,織田軍的變態行徑將會被舉世震驚眾人唾棄。
就是今日,壯烈犧牲肉體的我將成為英雄。
公開Spanking的時間,全軍魚貫進入會議室,織田按著小藍做出來的報表指示各個站妥位置,圍繞在整個空蕩會議室的前半圓後半圓的人各自有他的意思。我和數位被點名站到織田面前,他們相當緊張,我也是,只是我的原因來自於光榮。我知道在我被織田鞭打的時刻,織田猙獰的面容都將公諸於世。
豎滿各式鞭藤的餐車被推出,滿室讚嘆,是為那壯觀的刑具或是驚訝即將發生的事,變態的人,竟覺得體罰有益,扭曲的人心最醜陋。織田在眾人前侃侃而談的詭異現代漢語腔調,是最要不得的愚弄眾人、領袖式發言,沒有永垂不朽的偉人,他要為他的殘酷付出代價的,正義終將來臨。
在我左右一行,那位被織田叫到名字的,我記得他辦公室裏忙碌的模樣,原來這麼努力的人也會被公開Spanking。我看著他握緊拳頭如殺頭般,雙手解開了自己的皮帶。
我的內心吶喊著,別脫啊!難道為了工作,可以折了腰丟了臉,只為了一份工作!原來人是為了工作可以尊嚴都不要的。他露出了赤裸裸的臀部,讓他的主管揮成赤紅紅的屁股。第二個人第三個同事,我發現執行公開Spanking的人竟然不是織田,皆是各組的主管!這跟計畫不一樣!
「梁會秦!」該來的終究會來,當站在中央的小圓桌前,我才注意到和我一塊加入織田軍其他人站在外圍,他們為什麼可以不用受罰可以站在外圍?他們的眼神充滿嘲笑,他們臉不動嘴不開,我知道他們的心裏在想什麼,是在說我跟他們不一樣。
小陳,這個叫陳武熊的男人,他脫下西裝外套捲起袖子,站在我背後挑了一根鞭藤,他甩動藤條試鞭的空揮聲咻咻如颱風登陸前的颶風,他熊般的高大是陰影般籠罩著我,我不甘願脫下褲子,彷彿還可以聽見暗地裏的快門聲。我寧願因為鳳女王脫褲子,也不想在織田小陳面前露出雙臀。
無情的鞭打在我的臀肉上,渾身欲裂皮開肉綻,我做了什麼壞事邪惡的事嗎?沒有。
這樣不人道的行為才是真正的邪惡,織田自以為是的軍隊國家才是罪惡。
正義會來,我在協助良善,將這一切公諸於世。
我知道暴政必亡,帝國國家朝代終將逝去。

§

鳳凰會 §44

◎夏慕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44

口袋裏的手機不停地震動,讓人煩躁得接起來便破口大罵,只是整併的速度是超越我的想像,如皇帝駕崩。那些打來訴苦要我想辦法的部屬煩不煩啊,大難臨頭還不趕快飛還想拖人下水,卵胞晷葩火,小便斗前拉下拉鍊,更火了。關在可惡布氏盾裏頭低低呻吟的陽具無法逃脫,只能憋腳的蹲坐在便座,沒有更難忍的了。解完拉起內褲外褲,拉上拉鍊,褲襠濕濕,已經不知是未解乾淨或布氏爛盾設計不良。
貞操帶現在還在我身上,這樣我怎麼能夠參加織田那個鬼泡湯會。
尿騷味瀰漫糜爛,在布氏盾挑戰者親手解開繁複的內崁鎖頭拆下後,連我自己都無法忍受這樣的味道。「你沒被閹割真是幸運!我一直聽聞阿布先生有意把貞男人越獄時直接閹割。我以為會在這一代的布氏盾出現!殘念!我以為我會聽到你被閹割的哀嚎聲,看到血流如注的畫面,要幫你叫救護車!」聽到幫我拆下貞操帶的人這樣說,讓我更痛恨這個世代的愉虐人,真是太變態了!這類人應該被集中被消滅,怎麼能讓這樣惡質的基因留在地球上。
回去的時候,依伊已經睡了。一個人洗澡,熱水從頭頂流下流過曾經被貞操帶隔絕的肌膚。人活了過來,穿上睡衣躺在依伊身旁,我不知道該不該將身體靠過去,被窩裏的另外一個體溫是度過夜晚的慰藉,但我不想讓依伊知道我已經取下了貞操帶。
漠然,無法靠近的兩人靈魂。瑟縮,僅有圍繞的孤獨身體。

屋漏偏逢連夜雨。山上的夜雨像飄雪般,屋內外一線之格不同的氣溫。溫泉飯店裏的和式廳踩著榻榻米魚貫入場,喧嘩吵鬧讓人厭煩,什麼軍隊這樣怎麼稱得上軍隊,根本是雜牌軍。原本以為憑我的經歷,好歹在織田軍裏頭也可以擔任個主管職甚至是核心幕僚,而我竟然只是一般職員,這樣的職配太小看人了。編制上我被分配到小陳底下,高大壯碩的他早換了深色浴衣站在我面前,已經擺出主管姿態跟我講解今晚的事宜,囑咐我更換浴衣,底下不得著內褲。

隨著主管依序就位,腰桿挺直盤腿而坐,等待,織田真的把自己當成將軍還是皇帝了⋯⋯
才一隻腳在廊上出現,整室全員如整理軍容般,一致的動作讓聲音乍響。織田着黑色高貴雕龍的浴衣,真以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人,他站在眾人視線焦點卻停在原地,伸手像是要牽某人的手。女人的手輕輕無聲地放上織田的手,是鳳女王,身披激紅華麗鳳凰紋路的袍子,裏頭是改良式的浴衣。她托著織田緩緩前進。眼前的視覺太緩慢,腦內的片段蒙太奇。她的高貴,我的低賤,枝頭上的鳳凰,爛泥下的蟲子。在他他行進的路上,我只是正襟危坐的卒子,和從前脫光衣服磕頭翹高屁股的奴隸又有什麼不同。
「妖姬⋯⋯」我口中的碎念引起了小陳注目,他銳利的目光,讓我噤聲。
變態團體的新人自我介紹,羞辱地將人連同尊嚴也剝光,為什麼要讓新進人員剝光衣褲用裸體跟大家打招呼?那些面容底下到底是安著什麼心。吃東西就吃東西,吃到每個人都脫光光,真是噁心,美味也不再。織田邀請鳳女王一塊領著大家舉杯,他們的歡呼聲一致得令人恐懼,是真有這麼團結!鳳女王是憑什麼坐在眾人之前,跟織田軍又有什麼關係,我不想在工作上和鳳女王有任何接觸。
陸陸續續有人往戶外的溫泉池移動,趁著外頭人少,我假借泡湯之名,離開虛偽之室。浸在溫泉池中,整個身體愈往下滑,閉目享受。最好不要有人來打擾我,內心閃過這念頭,身旁便有人並肩而坐,是小陳。毛茸茸的肌肉男體令我作嘔,他的假好心讓我懶得理會懶得應付,我假借理由穿上浴衣離開。
滿室各自成團,從前同事來到織田軍的人各自被分配到的小組吸收,他們似乎已經融入了新公司,我覺得冷,冷得拱起肩膀雙手環抱自己,隻身一人更加孤寂。
自己的路自己走,沿著人工造景的木頭迴廊眺望遠山,山不來我便走向山。
深夜的山被黑色霧氣迷繞,肉眼可辦。那座憩亭裏的兩人,縱然知道鳳女王與織田的特殊關係,但看見鳳女王像個小女人般依偎在織田懷裏,那個畫面仍震撼了我。
「他看起來很幸福!」總管忽然出現在我身邊,讓我著實嚇了一跳。
「我是真心的希望鳳女王能夠得到幸福。」聽到總管望著遠處的鳳女王和織田這麼說,我相信他是真心的。「每個女王都值得得到幸福。」我的內心酸酸的,是出於嫉妒、是出於羨慕,可是下一秒我忽然發現我怎麼可以對鳳女王有對女人的疼惜之心,不對,難道我已經把他真的當成女人了?
他們的幸福可以到此結束了。

§

鳳凰會 §43

◎夏慕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43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開口以後心火已燃。站在織田面前,提出需求。「你竟然提議加入織田軍,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織田一往他的總裁椅背靠去不可一世模樣,我是記得的。忍,要忍耐,苦,多苦都要吞下去。「我請小藍處理後面的事情!」站在旁邊的男性秘書對我點點頭。織田身邊的秘書竟然是個男人真是變態。織田一定是個死Gay才會找男性秘書。「沒想到你毛遂自薦,看來你還有些積極進取的心。小藍會聯絡連你在內六個人的報到事宜。」
眉頭一皺,覺得走入什麼預先設定裏。「⋯⋯五個人!」心裏火像是被悶大了。「織田先生你的意思是⋯⋯」
「如你心裏想的。你的菁英人馬我已經挑過了,其他的我會安排人事部的去處理。」
「我家公司的那些員工⋯⋯」
「應該多是冗員或者暫居高位生產能力低落的老臣們吧。」織田經過身邊拍起我的肩膀。「我幫你解決,整頓整頓。你會感激我再度擦亮你家招牌的。」織田望著落地窗外的城市俯景,他的背影讓人不寒而慄。
「那明天的坦誠相見夜⋯⋯」他的秘書小藍開了口。
「一塊參加。打電話去加訂人數。」
「是。王小姐的部分?」
「她會來。」王小姐是指鳳女王吧!「喔對她會帶一個人。」
「是。梁先生我們這邊請,我們到會議室談一下後續。」跟在織田秘書後面,感覺一切被束縛住,口袋裏的手機震動被切掉,西裝裏頭還未拆解的貞操帶提醒著我的身心雙重不自由。當小藍提及明天的什麼相見夜時,我才感覺這是一個怎樣淫亂的團體,竟然被稱為「軍隊」竟能在業界呼風喚雨召日照月,真是不可思議。難道愈淫穢愈有力量?這個世界愈來愈無法理解。
小藍為我解釋眼前白紙黑字的契約書,對於粗體黑字寫下的利誘我不可置信。西裝內的手機震動如同我的內心搖撼。「同意體罰,薪資有危險加給?」李國儀提及過織田軍的體罰,卻缺了危險加給的薪資比是如此之高,讓我難掩驚訝表情。
「你有什麼疑問嗎?如果沒有的話,在這裏簽名。」
握筆的手顫抖,但為了揭發世上邪惡組織的不人道體罰,犧牲小我再所難免。我要簽,我要從內部破壞織田軍,我要讓織田嘗到痛苦。

§